阿帕比 全民數字閱讀

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文化產業論壇,赫思佳談數字出版

2013年4月18日,第一屆中國文化產業投資論壇(2013)在北京隆重舉行。作為近兩年來名聲鵲起的數字出版,論壇展開了專場討論。作為數字出版產業鏈的中游,有著13年數字出版經驗的方正阿帕比公司,應邀出席了會議。會議上,方正阿帕比總經理赫思佳女士,深刻的談了數字出版產業鏈、渠道合作、內容編輯等問題。
赫思佳女士認為,國內外的對“大眾出版物”的定義差別很大。當前國內普通讀者心中的大眾出版物主要是原創文學,但是出版社這些傳統的出版單位對大眾出版物的定義卻在文學類、生活類圖書上。在讀者對大眾出版物有巨大需求的今天,如果出版社只是把這類大眾出版物從紙質改為電子書,那么這將不能滿足讀者的需求。因為內容過于陽春白雪,對讀者需求把握的不準確。出版社等上游出版單位,不應該考慮自己獨自建立網絡上的銷售窗口,而是應該借助已經成熟的網上渠道,推出精品大眾出版物,這樣才能讓數字出版得到爆發式增長。

        下面是談話原文:
        第四專場主席張元林:今天我們非常有幸邀請到數字出版領域的各位弄潮兒,請大家先自我介紹一下。
        赫思佳:方正阿帕比是方正旗下專注于數字出版技術和服務的企業,我們公司是一個非常有著長久歷史,充滿了一點小理想,但是非常專注的一家技術性的公司,我們處在數字出版中游產業鏈的中環,我們為上游的出版單位,也就是出版社報社提供數字出版的解決方案,同時我們也為下游渠道商,分B2B和B2C。B2B就是圖書館B2C就是類似電信啊當當啊面向大眾的渠道商,也為他們提供數字出版的技術服務。剛剛龍宇提到的收購的企鵝出版集團,也是我們的用戶,他們在中國用的就是我們的數字出版技術。我們的定位基本上就是為了出版產業的上游下游提供全方位數字出版的技術和服務,我們為中國差不多90%的出版社,超過95%的報社,以及全球8000多家機構用戶提供了我們的產品服務,同時也在去年開始了我們云出版的服務,比如中國電信,淘寶電子書啊,提供了服務。未來準備要合作的,已經提供給中國聯通、騰訊還有歌華有線等,給他們提供技術和內容的服務。
        出版是個很艱難的行業,我們說是一個苦行業,數字出版更加的苦,我們希望在大家產業鏈的合作伙伴攜手之下,能夠在短的三到五年能夠看到中國數字出版產業的爆發點。
        張元林問:從互聯網出現以來,出版業經歷了深刻巨大的變化,紙質出版市場日益蕭條,數字出版而非紙質出版物正在成為內容消費的主要形態,所有這一切都在說明,出版正在向數字化出版快速演進。面對這一變化,不僅是傳統出版者,即便是數字出版從業者,在快速變化的出版變革浪潮中亦遭遇不斷的挑戰。對出版從業者而言,您當前所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您準備如何應對這個挑戰?
        赫思佳:作為我們企業站在數字出版產業鏈的中游,我們覺得這個產業在中國確實有很多的問題和挑戰,版權是一個問題,就是盜版是一個問題,這不是一個唯一的問題。從產業的上游來看,我們叫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是沒有用的,出版產業在中國和在西方是有區別的,出版的上游產業鏈怎么真的能夠動起來,他們的機制和體制我不認為足以支撐中國目前狀態下數字出版產業的騰飛,跟機制體制有很大的關系。
       另外在中國出版本身不是很大的行業,整體的數額很小,每年新聞出版研究院發表的產業鏈,總產值很大,但是大部分都是網絡游戲,其中書、報、刊這些真正傳統意義上的出版是非常小的,書的出版是忽略不計的。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呢,在中國兩年看到的情況,產業鏈的各方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缺乏合作,每一方都希望自己從頭到尾通吃,大家都有很強的防范心理,在這個產業還遠遠沒有起步的時候大家都互相防起來了,不是通力合作往前去推這個行業,這是阻礙了中國數字出版發展的一個很大的問題。
       另外我也很同意龍總的意見,就是數字出版行業產業鏈的上下游,怎樣各方發揮自己的優勢,能夠真正找準消費者的這根脈,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包括原創文學的出版,現在所說的數字出版真正在賺錢,不是像我這樣中游做技術的公司,也不是像賀德方總這種做專業機構的出版的公司,教育出版在中國很難說,因為他是一個壟斷的行業。就是說大眾出版這個領域所有的出版社沒有賺錢,唯一賺錢就是網絡原創,一方面是內容有關系,中國已經進入了全民娛樂的時代,內容要做大眾,一俗俗到底,做到極致,有可能是能夠成功的。出版來說內容更加陽春白雪,做大眾相對困難一些,還有一個就是做原創的公司,他的機制和運維方式和市場推廣方式,可能也是傳統出版社所不具備的。
       綜合以上幾點來說,讀者對數字出版是有需求的,但是因為產業鏈沒有串起來,傳統出版還遠遠不能滿足讀者的需求。對于我們這樣的中游公司來講,最大的挑戰是怎樣有效的串聯起上游出版商下游渠道商,共同找到讀者的興奮點,讓產業鏈從一個點上獲得突破,這也是我們這兩年在做的事情。
       張元林問:在數字出版浪潮中,網絡文學(原創文學)吸引了最多的眼球,并最先實現了產業自身的良性循環,走上了持續發展的道路。那么,目前大眾內容數字出版的大勢如何判斷,制約行業發展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市場競爭格局會否發生變化?
       赫思佳:其實我們不是做大眾出版的,我們是技術廠商。但是這些年,我們跟國內的國外的渠道商的合作,是我們有這樣一個看法,大眾出版在國內和國外的定義不太一樣,在國內可能原創文學是主流意義上的大眾出版,但其實出版社的大眾出版分類就包括文學類圖書比如小說暢銷書啊等,還包括生活類圖書,比如菜譜啊生活健身等,但是我們感覺啊國內的原創文學,已經過了爆發式增長時期,目前已經進入穩定發展的時期。但是我們中國傳統的出版社出版的圖書,尤其是數字出版領域,他還遠遠沒有開始。我不認為外國資本或是國內風投對渠道商的投資,能夠讓中國出版社的大眾出版得到爆發式的增長。因為大眾類圖書,如果出版社僅僅是將大眾類的紙書轉變為電子書,那么對于讀者來說,這種閱讀體驗,是沒有真正意義的改變的,而網上免費的下載到處都是。那么出版社還想在渠道商賺到錢,我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所以我不認為這種方式能夠幫助出版社盈利。從長遠來看,國內的出版商或者說是私人的出版商也好,或者說我們的一些渠道商還有一些合作伙伴,我們能聯合起來把大眾類的出版分分類,然后能夠做一些精品,然后做一些有利的市場推廣,可能在未來三到五年,有可能能有曙光的出現。我覺得從原創文學的角度來看,他們的發展有可能在穩步發展的基礎上,能慢慢細分一下,將來市場會出來幾家最終穩定的大頭,淘汰特別多的小的廠商,最后有幾家有所發展,并且有可能對傳統出版造成一定的沖擊。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_中字无码亚洲日韩欧美_最新亚洲av电影网站